元宵节
上元节的故都
明代的上元节
灯节瞬将届 慢话宫灯业
灯节谈灯
戒再斋漫墨——灯节漫记
上元节在清代
四十年前北京灯节
灯节后热烈接姑奶奶
上元节
北京的上元佳节
元宵趣事
 
腊八
点缀腊八家家煮粥忙
从腊八粥谈到粥铺
清宫之腊八粥
腊八粥
腊八除祟
腊八粥怎样做
泡腊八醋今天开始
剩余粥果怎样处理
寿膳房之腊八粥厥名“炒粥”
腊八粥的传说
 
小年
掸尘扫除传说
灶神传说
糖瓜祭灶
关于祭灶种种
祭灶
 
春节
老北京的春节
春节已近 年货掩不住萧条
点缀春节的买卖
从钱鬼子谈到杂拌
厂甸春节与儿童玩具
春节东郊巡礼
旧商人春节生活淡写
清宫元旦
谈谈春节前后各业
春节后之市况
 
除夕
燕京除夕
故都风俗志:从除夕到上元
嘉庆年间春节之“隆庆舞”
东安市场的大年夜
除夕在北京
清宫除夕述闻
除夕赏赐“王哈番”

 

元宵节

[题名]四十年前北京灯节

[作者]老睢

[出处] 新北平

[出版时间] 1938213

[正文]

兵工两部挂灯最盛   市肆之灯首推六街 

    本市中央公园,举行灯节游园三日,园中备有各式应节挂灯,冰灯,火判,麦牙龙,花盒等,因之忆及北京三四十年以前的灯节,六街三市,五府六部,大小衙门,处处皆灯,虽系粉饰太平,而金吾不禁之情景,非今日可想像也。

    灯节日期,代有变更,惟皆以上元为正日,前清时,灯节为五天,自十三日挂灯至十七日止,均谓之灯节,惟十五日谓之正灯耳。内廷之灯,系於年前悬挂,每至灯节,则筵宴,放烟火,而市肆间或张灯庆祝,其中当以六街之灯为盛,惟精细则不如各衙门也。所谓六街者,即东四牌楼,地安门大街,西单牌楼三处为最盛,其次为东华门,新街口,西四牌楼。各衙门之灯,以工部为最盛,兵部次之,其画之精细,为他处所不及,各处灯彩,多以纱绢,玻璃,及明角等为之,绘画古今故事,以资玩赏。商店住户之工巧者,又复结冰为器,栽麦苗为人物,燕京岁时记曾揄之为“华而不侈,朴而不俗”,殊可观也。若值此际有雪,则堆雪为灯,成各种说部事迹及戏剧,如西游记之通天河,水浒之闹江州等,率皆利用其人物立於一物分上,(通天河系四众立一鼋背,闹江州则在船上也)以便堆置。其他如宛平县西城隍庙之火判,腹内燃炭口吐烟火,又为北京所特有。而元宵之吆喝声,以爆竹之燃放声相和谐,喧腾市内,声震近郊,更有花炮棚子,随处点缀,而所制各色烟火,竞巧争奇,有盒子花盆,烟火杆子,线穿牡丹,水浇莲,金盘落月,葡萄架,飞天十响,五鬼闹判儿,八角子,炮打襄阳城,匣炮天地灯,旗火,黄烟儿,麻雷子,二蹋脚等等,名目繁多,一般市民,争相购买。每值此夜,则银花火树,光彩照人,车马喧阗,笙歌聒耳,自昼至夜,迄无稀时,世称金吾不禁者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