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
上元节的故都
明代的上元节
灯节瞬将届 慢话宫灯业
灯节谈灯
戒再斋漫墨——灯节漫记
上元节在清代
四十年前北京灯节
灯节后热烈接姑奶奶
上元节
北京的上元佳节
元宵趣事
 
腊八
点缀腊八家家煮粥忙
从腊八粥谈到粥铺
清宫之腊八粥
腊八粥
腊八除祟
腊八粥怎样做
泡腊八醋今天开始
剩余粥果怎样处理
寿膳房之腊八粥厥名“炒粥”
腊八粥的传说
 
小年
掸尘扫除传说
灶神传说
糖瓜祭灶
关于祭灶种种
祭灶
 
春节
老北京的春节
春节已近 年货掩不住萧条
点缀春节的买卖
从钱鬼子谈到杂拌
厂甸春节与儿童玩具
春节东郊巡礼
旧商人春节生活淡写
清宫元旦
谈谈春节前后各业
春节后之市况
 
除夕
燕京除夕
故都风俗志:从除夕到上元
嘉庆年间春节之“隆庆舞”
东安市场的大年夜
除夕在北京
清宫除夕述闻
除夕赏赐“王哈番”

 

元宵节

[题名]戒再斋漫墨——灯节漫记

[作者]

[出处] 晨报

[出版时间] 194127

[正文]

    “灯节”北京之俗,以十三至十七间五日谓之灯节,惟十五日为正灯,按日下旧闻考,则自初八日起,至十八日止,乃十日非五日也,清代每至灯节,内廷筵宴,放烟火,市肆间张灯。当年九城之灯,以东四牌楼及地安门为最盛,工部次之,兵部又次之,(兵工灯火,曾於光绪九年,经阎文介公禁止)皆他处之不及也,他如东安门,新街口,西四牌楼,亦均有可观,前明灯市,在东华门王府街,至崇文门,西亘二里设,南北两市廛,即今之灯市口也,灯市之日,举凡珠玉宝器之属,以逮日用之微物,无不悉具,街衢列市,棋置数行,要对高楼,尽设氍毹悬帘幙,为宴饮之所,一楼租金,有日至数百缗者,盖皆富豪贵家之眷属也,至百货坌集,乃合灯与市於一处,后则灯归城内,而市归琉璃厂矣,亦即今之厂甸也。

    各色灯彩,多以纱绢,玻璃,明角,麦秸,通草等制作者,并绘画古今故事,以资游人玩赏,市人之巧者,复有结冰为器,栽置麦苗,添缀人物,使成一景,华而不侈,朴而不俗,亦殊别致而有可观也。

    花炮棚子,制造各色烟火,竞巧争奇,以架以盒,种样繁伙,有盒子,烟火杆子,线穿牡丹,水浇莲,金盘落月,葡萄架,旗火二踢脚,飞天十响,五魂斗判,八角子,炮打襄阳城,匣炮,天地灯,械寿带,珍珠帘,长明塔等名,富室豪门,争相购买,银花火树,光彩耀人,车马喧阗,笙歌聒耳,每日自昼以迄二鼓,烟尘渐稀,人影在地,明月当天,乃男妇孝幼,士女儿童,相率喧笑而散,为文至此,忆及曹仲珊总统(锟),任直鲁豫巡阅使,驻节保定,曹氏极喜花炮,每於年前,派员东渡赴日购办,所费恒五七万元之巨,例於除夕元旦及灯节燃放,花样之新颖巧妙,种类之繁多,不胜枚举,较之光绪年京城所放者,不啻霄壤之殊,而同为往事矣,今於灯节,思之犹觉慨然。

    灯节食品,市间所卖,固乾鲜俱备,而以元宵为当令之主品,亦为最大之一宗,所以然者,亦所以点缀佳节景况耳,今之灯节,所以为点缀者,尚惟此元宵之沿街售卖,灯与烟火花炮,殊少见闻矣,虽然,厂甸风光,犹大有可以昼间游赏,选购书翰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