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
上元节的故都
明代的上元节
灯节瞬将届 慢话宫灯业
灯节谈灯
戒再斋漫墨——灯节漫记
上元节在清代
四十年前北京灯节
灯节后热烈接姑奶奶
上元节
北京的上元佳节
元宵趣事
 
腊八
点缀腊八家家煮粥忙
从腊八粥谈到粥铺
清宫之腊八粥
腊八粥
腊八除祟
腊八粥怎样做
泡腊八醋今天开始
剩余粥果怎样处理
寿膳房之腊八粥厥名“炒粥”
腊八粥的传说
 
小年
掸尘扫除传说
灶神传说
糖瓜祭灶
关于祭灶种种
祭灶
 
春节
老北京的春节
春节已近 年货掩不住萧条
点缀春节的买卖
从钱鬼子谈到杂拌
厂甸春节与儿童玩具
春节东郊巡礼
旧商人春节生活淡写
清宫元旦
谈谈春节前后各业
春节后之市况
 
除夕
燕京除夕
故都风俗志:从除夕到上元
嘉庆年间春节之“隆庆舞”
东安市场的大年夜
除夕在北京
清宫除夕述闻
除夕赏赐“王哈番”

 

除夕

[题名]清宫除夕述闻

[作者]

[出处] 民众报

[出版时间] 1941126

[正文]

大傩逐厉·秋虫承宴

        逊清时代,内廷每届新岁,例于腊月二十九日,或二十七八等日,中正殿前殿,设摆供献,并设冠袍带履,及其他御用诸物,皇帝御小金殿,喇嘛一百八十四人,手执五色纸旗,旋转唪护法经,又有喇嘛扮作二十八宿之神,及十二生相,又扮一鹿,众神获得,分而食之,当然系表示得禄之义,殿之侧,束草为偶,佛事完毕,众喇嘛将草偶抬出,至神武门外送之,盖即古人“大傩逐厉”之意也,又除夕及新正,宫廷筵宴,以绣笼贮秋虫,置于筵侧,自康熙时盛行,着为定例,踵行惟谨,其时奉宸苑迤北,小花园的内监,以秋虫之子,育之于温暖室中,遇筵宴时,则用以承应,自后永远定为恒制,乾隆皇帝,于某岁除夕,曾御制络纬诗一绝云:“翊翊蝇蝇鼓翼鸣,秋虫应节作秋声,熙朝供奉百年例,欲罢翻虞近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