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
上元节的故都
明代的上元节
灯节瞬将届 慢话宫灯业
灯节谈灯
戒再斋漫墨——灯节漫记
上元节在清代
四十年前北京灯节
灯节后热烈接姑奶奶
上元节
北京的上元佳节
元宵趣事
 
腊八
点缀腊八家家煮粥忙
从腊八粥谈到粥铺
清宫之腊八粥
腊八粥
腊八除祟
腊八粥怎样做
泡腊八醋今天开始
剩余粥果怎样处理
寿膳房之腊八粥厥名“炒粥”
腊八粥的传说
 
小年
掸尘扫除传说
灶神传说
糖瓜祭灶
关于祭灶种种
祭灶
 
春节
老北京的春节
春节已近 年货掩不住萧条
点缀春节的买卖
从钱鬼子谈到杂拌
厂甸春节与儿童玩具
春节东郊巡礼
旧商人春节生活淡写
清宫元旦
谈谈春节前后各业
春节后之市况
 
除夕
燕京除夕
故都风俗志:从除夕到上元
嘉庆年间春节之“隆庆舞”
东安市场的大年夜
除夕在北京
清宫除夕述闻
除夕赏赐“王哈番”

 

除夕

[题名]除夕在北京

[作者]

[出处] 民众报

[出版时间] 194028

[正文]

    月日如梭,腊鼓声残,昨夜又除夕,在前数日,皂君上天以后,此复兴而人烟稠密之北京,即已有年景之点缀,冲要街头,以及各铺户,无不陈列着各色各样的年货,无论穷的富的必要陆陆续续的购买,购主以自用为多,馈赠则为较少,然较之往岁销路,似稍为减色,或系影响于物价之昂贵,不欲多讲铺张,但元宵杂拌同应有尽有也。

    到除夕既已降临,而一岁之人生乃得一为结束,到了午后,各户门前,则已遍贴春联福字,桃符亦随风而飘扬,荡出一团之喜气,而亲友馈送年礼之举,亦已告毕。

    在前数年,自二十三祭皂那天起,爆竹之声,不绝于耳,倍形热闹,及至日落西山之后,有一般穷人,由纸店购得神码,竟沿门唤卖,说送财神来了,迷信家以为财神临门,那有拒绝之理,只得给他一点钱了事,除夕晚上无论住铺各户大家吃团圆之饭,以为一年之计,此夕为最末次之饭,必须团圆,取其吉利而已。

    入夜后,于是家家之力声,不齐齐然的而作响,丁丁然大剁其馅,忙于制作(水饺)并预备接神,接神后,则围家食此祭馀之水饺,所谓救命煮饽饽,即此是也,在此诸事摒挡完了之时,或耍耍钱以守岁,或稍假寐以俟之,至天明元旦,则开始向亲族互相拜年,但近年来以为此风太俗,殊多减略了。

        至于北京商号,自元旦起,大都休息,(其中亦有连市的),一年来的劳苦,藉此区区数天光阴,要彻底欢一下,因为商铺向无星期,尤无纪念日,到了春节怎能不玩玩?可以随便消遣,掌柜的绝不干涉,到初六日开张,始能恢复原状,照常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