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
上元节的故都
明代的上元节
灯节瞬将届 慢话宫灯业
灯节谈灯
戒再斋漫墨——灯节漫记
上元节在清代
四十年前北京灯节
灯节后热烈接姑奶奶
上元节
北京的上元佳节
元宵趣事
 
腊八
点缀腊八家家煮粥忙
从腊八粥谈到粥铺
清宫之腊八粥
腊八粥
腊八除祟
腊八粥怎样做
泡腊八醋今天开始
剩余粥果怎样处理
寿膳房之腊八粥厥名“炒粥”
腊八粥的传说
 
小年
掸尘扫除传说
灶神传说
糖瓜祭灶
关于祭灶种种
祭灶
 
春节
老北京的春节
春节已近 年货掩不住萧条
点缀春节的买卖
从钱鬼子谈到杂拌
厂甸春节与儿童玩具
春节东郊巡礼
旧商人春节生活淡写
清宫元旦
谈谈春节前后各业
春节后之市况
 
除夕
燕京除夕
故都风俗志:从除夕到上元
嘉庆年间春节之“隆庆舞”
东安市场的大年夜
除夕在北京
清宫除夕述闻
除夕赏赐“王哈番”

 

除夕

[题名]燕京除夕

[作者]芸子

[出处] 北京益世报

[出版时间] 192424

[正文]

    聿岁云暮。天寒催景短。青阳逼岁除矣。今日除夕。京师谓为“三十晚上”。清晨贵族世家。致祭宗祠。平民则悬先亡影像。傍晚陈几于庭上。供以“百分”。百分者。乃诸天神的全图也。前设“蜜供”。一层。蜜供者。京师祀神之物也。以油面作荚。砌作浮图式。中空玲珑。高二三尺。五具为一堂。又前列素淆干果之属。亦叠作浮图式。以五为列。总谓之“供佛花。”是为“天地桌。”或五日而彻。或半月而始彻。内城家家如是。不知何所起。殆即辽金拜天礼欤。

    室中设“摇钱树”。“年饭”摇钱树。取松柏之大者。缀以古钱石榴花。插于瓶中。亦有插于年饭上者。年饭则用黄白米为之。缀以龙眼枣栗之属。破五后。方始去之。

    黄昏后。自户庭以至大门。凡行走之处。遍以芝麻秸。撒而踏之。谓之“跴岁”明俗则插芝麻秸于门檐窗台。曰藏鬼秸中。不令出也(见帝京景物)今则曰。跴岁者。跴祟也。

    中夜合家团坐以度岁。酒浆罗列。灯烛辉煌。妇女儿童。皆掷骰斗叶以为乐。此明俗所谓守岁也。(见帝京景物略。)家人叩谒尊长谓之“辞岁”。尊长赐小儿女以钱。谓之“压岁钱”。旧俗并走谒戚友。以谓之“辞岁”。此则北京岁华记。所谓“别岁”也。午夜亥子之际。天光愈黑。鞭炮益繁。列案焚香。接神下界(此明代遗俗也。帝京景物略谓。除夕五更。焚香楮送玉皇上界。迎新灶君下界。今则有迎新灶君之说。而无送玉皇之意矣。)合衣少卧。已至来朝。旭日当窗。爆竹在耳。家人叩贺。喜气盈庭。转瞬之间。又逢新岁矣。 

    岁暮习俗。尚有一二可纪者。兹附志如下。

    旧俗元日至上元。市店例闭户半月。小肆亦闭五日。此五日中。人家无从市物。故必于岁底烹饪。足此五日之用。谓之“年菜”。年来各肆。多不如前。初二日即行交易。或元日即然。谓之“连市”。然不开门。买者叩户而入。盖此半月中。贾人或拜年。或出游。肆中少在者。故尔。

    京师岁杪。商业倍觉繁盛。通衢若前后门街。东西两四牌楼。单牌楼。及外城之菜市花市。张棚列肆。百货云集。若果实蔬菜。若烟火花炮。若春联。若画片。或点缀年华。或取资食用。皆所谓“年货”是也。往昔年货。堆若山集。卖之数日而尽。今则反是。可想见昔日年关。经济之状况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