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
上元节的故都
明代的上元节
灯节瞬将届 慢话宫灯业
灯节谈灯
戒再斋漫墨——灯节漫记
上元节在清代
四十年前北京灯节
灯节后热烈接姑奶奶
上元节
北京的上元佳节
元宵趣事
 
腊八
点缀腊八家家煮粥忙
从腊八粥谈到粥铺
清宫之腊八粥
腊八粥
腊八除祟
腊八粥怎样做
泡腊八醋今天开始
剩余粥果怎样处理
寿膳房之腊八粥厥名“炒粥”
腊八粥的传说
 
小年
掸尘扫除传说
灶神传说
糖瓜祭灶
关于祭灶种种
祭灶
 
春节
老北京的春节
春节已近 年货掩不住萧条
点缀春节的买卖
从钱鬼子谈到杂拌
厂甸春节与儿童玩具
春节东郊巡礼
旧商人春节生活淡写
清宫元旦
谈谈春节前后各业
春节后之市况
 
除夕
燕京除夕
故都风俗志:从除夕到上元
嘉庆年间春节之“隆庆舞”
东安市场的大年夜
除夕在北京
清宫除夕述闻
除夕赏赐“王哈番”

 

春节

[题名]春节后之市况

[作者]

[出处] 晨报

[出版时间] 1928210

[正文

光阴速迅,已过元宵,一转眼间,富丽堂皇的火神庙,繁华热闹的厂甸 ,已经全都过去了。可是旧历过年以来,老天偏不作美,不是下雪,就是刮风,不然又是 奇冷,简直没有两三天的好天 气。所有各种摆摊的大小营业,全都生意萧条,不但不能谈到利息,多数大赔其本,在各种大生意,不过挨冷受冻,白忙一阵而已。最可叹的,是各种小生意,真有加一加二借来的资本,那里受的住这种意外的赔累,无怪乎咳声叹气,叫苦连天了。听说警厅允许商人的呈请,又要再续十天,不过正日子已经是如此,恐怕续期以内,也未必有何美满的结果。兹将各种商情的窘状,调查报告于下:

(一)火神庙各商  火神庙现改为文化商场,完全是一种临时商场的性质,所有售品,就是珠玉,古玩,书画,法帖等类而已,纯粹是寒不可以为食,饥不可以为衣的奢侈品,非得真有富余的人,才能购买,所有庙中的各种货物,可以说是没有一样日用必需的东西。譬如买货一百元的,必须有数千元的富余,买货十余元的,也必定有数百元的富余,要是两手空空,借债当当,在火神庙买玩物的,实不多见。即或有一两个精神病的古玩迷 可决定是少数,就是今个天气,去年那样的世面,可有多少大阔人,光临交易,买卖不好,自在意料之中。据该厂商人谈说,在早年该厂生意兴盛的时候,必须每日有多数小买主儿十元八元,或三五十元的交易,才能够大家沾光,利益普通。要是偶然来一两个外国客商,中国阔老,照顾几千几万,也不过是两三个大字号的货摊得意,其余多数的小货摊,货既不多,成色又次,也不过是白瞪眼看着而已。至于琉璃厂厂甸各处的字画大棚,以及玉器古玩小摊,更属不堪言状。所有各种货物,当然不能与火神庙媲美,况且历来伪造假货太多,专朦假内行,近来多数人已经醒悟了,甘心受冤者甚少。从来此处的主顾,多半是中级社会以下,经济不甚充足的人,或是贪图便宜,或是聊以过瘾而已。请想京都近日现状,多数中级社会,差不多奔饭全不容易,那里再有闲钱,购买此种不急的玩物。听说今年竟有多数没开张,也有勉强开张,连棚钱地钱,全找不出来的,也未免太觉萧条了。

(二)海王村茶摊 

此种茶摊,完全是临时凑热闹的生意,在数年以前,真作过好买卖,穷人沾光不少。因为厂甸这个地方,并无何可以游玩的风景,究其实在情形,不过是人看人,互出风头而已。每当天气晴和的日子,游人非常拥挤,一班游逛的人,既已来到此地,谁也不肯仓仓促促兜一个圈子就走,或是携带家眷,或跟随亲友的内眷儿童,或是遇见熟识的妓女,或是等候朋友,必要在茶摊上坐坐,既可暂时休息,又可看望等等色色过往游人,并可藉此以出风头其目的并不在乎品茶。于是乎摆茶摊诸人,投机营业,招待殷勤,再摆上几碟瓜子糖果等类,并不标明定价,临走的时候,多数请求随便赏钱,也有按棹算账的,各品茶的人既为面子所拘,断不肯断断较量,小气丢人。就是花个一元二元,多数全不在乎,早年三五个人公司摆一个茶摊,临完了算账,多有每人分红三四十元的。不想今年可就大谬不然了,除初一二日天气晴和外,由初三日就下大雪,以后不是刮风,就是奇冷,不但游人稀少,即或游人稍多,也是点景而已一转就跑,谁肯坐在茶摊上受清风。大多数人全都是囊中羞涩,差不多推托天气不好,不愿意花钱喝茶。勉强的风头是出不来的,况且这路买卖,是个凑热闹的生意,越是拥挤不堪,越觉着有趣。倘或一个茶摊,十几张茶棹,就是光光的两三个人喝茶,似乎未免索然无味,谁也不愿意久坐了。如此情形,还有谁肯争强斗胜的花钱,所以今年各茶摊,有多数时间,全是板凳上了棹子,大概都是吃了这种亏啦。可是这一班作生意的人,那个能有大资本,全都希望临时投机,得点红利,维持两三个月的生活,没想到天时人事,两不帮忙,以致结果如此,恐怕连搭台赁棹凳的本钱,都找不出来,那里还说得到余利。倘或连本钱全是加一钱借来的,那才真真的害死活人,然而投机失败,也不是专专这一种小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