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
上元节的故都
明代的上元节
灯节瞬将届 慢话宫灯业
灯节谈灯
戒再斋漫墨——灯节漫记
上元节在清代
四十年前北京灯节
灯节后热烈接姑奶奶
上元节
北京的上元佳节
元宵趣事
 
腊八
点缀腊八家家煮粥忙
从腊八粥谈到粥铺
清宫之腊八粥
腊八粥
腊八除祟
腊八粥怎样做
泡腊八醋今天开始
剩余粥果怎样处理
寿膳房之腊八粥厥名“炒粥”
腊八粥的传说
 
小年
掸尘扫除传说
灶神传说
糖瓜祭灶
关于祭灶种种
祭灶
 
春节
老北京的春节
春节已近 年货掩不住萧条
点缀春节的买卖
从钱鬼子谈到杂拌
厂甸春节与儿童玩具
春节东郊巡礼
旧商人春节生活淡写
清宫元旦
谈谈春节前后各业
春节后之市况
 
除夕
燕京除夕
故都风俗志:从除夕到上元
嘉庆年间春节之“隆庆舞”
东安市场的大年夜
除夕在北京
清宫除夕述闻
除夕赏赐“王哈番”

 

春节

[题名]谈谈春节后各业

[作者] 敏公

[出处] 晨报

[出版时间] 192827

[正文]

   日来调查社会情况,见各商店门前虽略有点缀旧历年华之景象,及至实地调查各家门内容,无不外强中干,虚应之面而已。兹将昨日所得各行商店之内容,简单的写在下面,报告于读者之前。

鞋铺内容

鞋铺的老规矩,向来是言无二价,该行的价值不同,是分材料的好坏,做成后核算价本,至少亦须看利四五成。盖因内中有两种伤耗,一是防备售卖不出,样式是日新月异。只要一旧,或是样式不时兴,就要打入糟活(又名为剔庄,售与天桥鞋摊出卖),二是尺寸向分老小中三种(九六以上为老,八四以下为小),老小者向不多备,而今穿鞋者却以老号为多,既有上述两种伤耗,故平常定价不得不昂。不料现在买鞋者,多半都奔天桥,而鞋铺之生意大见减色,内有不堪赔累者,于是破例将定价低减,门前大□按定价八折,更有买鞋赠彩之举。该行中虽肯如此牺牲,无如工料全都昂贵(缉口,夹脸,搪帮,填底,开楦,尚鞋,均是另有人工),昨赴集升万安等家探询,据云去岁家家赔钱,现在似往年之存货者,十家内未必觅得一家,计年内相继停业者,已有二十余家之多云。

铜锡两行

铜锡两行虽是分设,内容却有连带关系。早年北京红铜铺,都讲究范家的铺子出名,所做各种铜器,不但式样佳妙,原质亦甚坚实,有往购买者,向系用竹杆由架上一捅,故意使之落在地上,所为表示物件之结实。不料自洋货盛行以来,此行即首受影响,洋磁盆代替铜镟子不但美丽而且价廉,洋铁壶较 比铜茶壶,做水格外滚开的快,购价实有天渊之别。铜锅不及砂锅,酒素不如洋瓶。是以该行早入淘汰之列。至于锡器店,向以打磨厂万昌号为最佳,此行又与嫁妆铺连带,惜乎灯台蜡仟早不时兴,锡壶胰盒又被磁器所顶,锡五供现已断庄,锡碗箸久无人用,是以此行已与铜铺受同等之影响,又兼近年锡铜价昂,更兼现在经济滞涩,而铜锡两行竟相继停工。目下存在者不过三五家而已。而与该行同时歇业之工匠,尚有「汗铜壶」及「收拾锡腊家伙」两行。

当铺近况

典当铺俗称裕国便民,此四字始终并未做到。早年所称裕国者,是有官息当税归纳公家,而便民者即是以物质钱。然其中之当规,如九八出,满钱入,小拐儿,耗毛儿,破月儿,扣底儿,吃袱包,包当纸,顶五儿,打当,卖顶,贯二收钱,写银数折铜元,种种取巧之事,便民变为病民。至于单顶夹倒找嘎,夹顶棉倒找钱,棉顶皮干着急,春夏出钱多,秋冬生意伙,种种内幕,指不胜屈。惟该行却有一种与众不同之铺规,即是铺伙被辞不准谋事,而自谋者只好归入外行,若再入本行,须经行中人介绍(惟亦不准自托),由经理人(该行称为当家的)柬请,此为久远相传之老例。近日见街上打鼓小贩,半为当铺之人,据伊等述说,今年当铺生意亦受影响,大宗典当者不多见,零碎典当者又不出钱,北京虽经商会维持,赔钱者亦不准止当,是以该行只好裁人。被裁之人,不能投入外行,只可流为打鼓小贩云。

娱乐场所

娼寮戏馆均归娱乐之区,去岁受影响最大者,亦属此行,昨与该两行之人探询,得其内幕中情况极多,今特删繁就简,约略述之。戏园与戏班原分两事,戏园停歇一年者有之,关门数月者亦有之,其时演时停者占大多数,全年算来无有连演一月者。大园多是每星期演两三天,其房屋日费电灯捐款,行中人名为“公提”,最少者每日须四五十元,既不按日接演,赔累可想而知。至于后台戏班,持久者亦实在很少。以去岁全年计算,赚钱者仅富连成一家,不赔者仅有斌庆科班及奎德坤社两家,其余之男女班无一不赔。是以虽有许多伶人,却无组班之主。说至娼寮之营业,去腊全体停业者已占三分之一,其未停者亦有种种痛苦。据云每家均有妓女数人,每人均用去押账之款极多,终日无事可做,每月须纳门捐人捐,若将妓女驱逐,此押款即无法讨要,若有妓女一名不走,官家即不准关门,于是开设娼寮之人,无不连声叫苦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