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
上元节的故都
明代的上元节
灯节瞬将届 慢话宫灯业
灯节谈灯
戒再斋漫墨——灯节漫记
上元节在清代
四十年前北京灯节
灯节后热烈接姑奶奶
上元节
北京的上元佳节
元宵趣事
 
腊八
点缀腊八家家煮粥忙
从腊八粥谈到粥铺
清宫之腊八粥
腊八粥
腊八除祟
腊八粥怎样做
泡腊八醋今天开始
剩余粥果怎样处理
寿膳房之腊八粥厥名“炒粥”
腊八粥的传说
 
小年
掸尘扫除传说
灶神传说
糖瓜祭灶
关于祭灶种种
祭灶
 
春节
老北京的春节
春节已近 年货掩不住萧条
点缀春节的买卖
从钱鬼子谈到杂拌
厂甸春节与儿童玩具
春节东郊巡礼
旧商人春节生活淡写
清宫元旦
谈谈春节前后各业
春节后之市况
 
除夕
燕京除夕
故都风俗志:从除夕到上元
嘉庆年间春节之“隆庆舞”
东安市场的大年夜
除夕在北京
清宫除夕述闻
除夕赏赐“王哈番”

 

春节

[题名]旧商人春节生活淡写 

[作者]亮工

[出处] 北平晨报

[出版时间] 1935212

[正文]

    拜年  看戏  敲锣鼓

北平市上的老式商家,不但里面的组织上非常复杂,就是规矩上也是非常之严苛的。以是身为店伙的,除掉有特别事情,可以请假出去之外,平常绝对谈不到什么娱乐或休息,学徒的更谈不到了!不过在春节时候,因为有了闭门的规定,于是无论是店伙,或是学徒,却都得了一种玩的机会,所以商人们,历来把春节看得非常重要。因为春节,不但是物质上——分红利的一种关头,也是一年一度调剂生活的机会呢!其实说起来,北平商人们,在春节中的生活,并不十分复杂。兹特简述在下面,聊为社会问题上的蒭荛之献。

    元旦清晨,照例是商人拜年的时候,其所以要在元旦清晨便要拜年的,一方面固由于表示诚恳之意,另一方面,乃是把应去拜的家家赶快拜完,拿余暇的时间,好去玩的,所以在元旦上午,走在街上,便可以看到成群结队的人,蓝色大褂子,黑色马褂,新白底鞋,黑色瓜皮小帽,红帽顶,一看便知道这是铺子里的伙计或学徒,正是出来向掌柜的家里或主顾家或同业去拜年呢!当我们看了他们这种朴实的形态,便可以想像出他们营业的一种能力,绝非青年学生之可胜任。其实说起来,商店里也绝对不敢雇用曾经受过“学校教育”的人们来作店伙或学徒的!(新式的商店和公司自然不在此例)

    春节看戏,在商家里却成为一种固定的条件,因为他们平常看戏的机会很少,除掉端阳节和中秋节的后一天(即五月六,八月十六)可以出去少数人去看戏之外,只有春节,可以大看而特看。春节看戏的方法,不分掌柜与伙计,也不管你是学徒,轮流着都要去看的,这却因为伊们脑筋里的“娱乐”二字,也只有“看戏”的单纯认识而已,所以春节到了,大家便去看戏,不看戏,好像不是过春节似的!其看戏的费用,不必自己出,例由掌柜的派给每人看戏费若干。大铺子,派给的多,无妨去看看马连良尚小云,中一点的,只能去上“肉市”——广和楼,更下一点的,派的少些,也乐得乎去天桥“大棚”走一遭,戏之好戏,迥乎不同,但其同为“坏”也则无疑。所以春节在北平的戏园子之中,大半顾客,多是商人。同时演戏的人们,为了迎合他们的心理起见,常常唱些适合商人心理的戏出来。如同什么茂州庙——拿谢虎………一类火炽的戏。

        此外,各铺子之中,都预备有锣。鼓………之类的乐器,看戏的出去了,不看戏的守在铺子里,却可以大吹大打,至于他们所奏的“牌子”,大约是由老掌柜传给少掌柜,少掌柜传给伙计的,其实并不甚好听,也不过是自己的一种消遣罢了!但是他们在屋里敲,门外到也有许多小孩子伫足而立,在赏鉴他们的音乐呢!至于商家在春节的赌博,也很盛行的!此外也常见他们到北海或公园,去赏鉴赏鉴“冬色”!白云观,大钟寺………也是他们常涉足之地。——北平市上老式铺子的春节度法,也不过如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