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
上元节的故都
明代的上元节
灯节瞬将届 慢话宫灯业
灯节谈灯
戒再斋漫墨——灯节漫记
上元节在清代
四十年前北京灯节
灯节后热烈接姑奶奶
上元节
北京的上元佳节
元宵趣事
 
腊八
点缀腊八家家煮粥忙
从腊八粥谈到粥铺
清宫之腊八粥
腊八粥
腊八除祟
腊八粥怎样做
泡腊八醋今天开始
剩余粥果怎样处理
寿膳房之腊八粥厥名“炒粥”
腊八粥的传说
 
小年
掸尘扫除传说
灶神传说
糖瓜祭灶
关于祭灶种种
祭灶
 
春节
老北京的春节
春节已近 年货掩不住萧条
点缀春节的买卖
从钱鬼子谈到杂拌
厂甸春节与儿童玩具
春节东郊巡礼
旧商人春节生活淡写
清宫元旦
谈谈春节前后各业
春节后之市况
 
除夕
燕京除夕
故都风俗志:从除夕到上元
嘉庆年间春节之“隆庆舞”
东安市场的大年夜
除夕在北京
清宫除夕述闻
除夕赏赐“王哈番”

 

春节

[题名]春节东郊巡礼

[作者]秋子

[出处] 北平晨报

[出版时间] 193529

[正文

    古历的除夕,虽然经过了政府的明令废止,到底废止仍是废止,过年还是过年。“元旦”以后,天气日暖,作者也排定日期,到东岳庙,厂甸,大钟寺,白云观去大蹓一次,现在先写我东郊之游,作个大家引导。

    朝阳门里的大道上,“元旦”的早晨,已发现了蚁群般的游人。洋车在平时间从电车站拉到日坛口,不过七大枚,今天便少三十枚不成。此外还有投机的小驴和“趟子车”,价钱到还公道!城门本不算小,但是,现在却觉得尺寸不够用了!亏了警察指挥得法,一辆车子出城,仅费三分钟!城外的马路两旁,卖大糖葫芦,供香,风车的小贩,一起紧靠一起,数目不可胜计,尤其是东岳庙旁的天馨楼香蜡铺,被一些善男信女,围得风雨不透,生意的兴隆,堪与天津卫的“正兴德”并驾齐驱!进得门来,好一派“神”气也!

从山门直步进去,经过了“哼”“哈”的防地,远远望去,即东岳大帝黄飞虎的“办公厅”,香烟缭绕,玉磬连鸣。膜拜在神前的“信士弟子”,跪出了“半箭”之地,有的是龙钟年迈,更有的是粉面油头,西服革履,在这里只有共同的“虔诚”,绝没有“新”“旧”之分,通通度着十六世纪的生活!更有许多人背着黄布口袋,一边在“七十二神司”前挨次上香磕头,一边把铜元散给要饭的花子,名曰“散司”,据说是一种“还愿”行为,统计“香火”最盛的,要推“财神爷”为冠军,“娘娘”亚军,“月下老人”殿军。财神爷的香炉前,跪着的人,几乎你的头碰着他的屁股,四面更围着些小贩,在兜卖“纸元宝”“纸鱼”,假使你掏出几个铜子给他,他便奉承你两句“吉庆有余(鱼)”一类的吉利话儿,使你听得高兴非凡!起码,我敢断定这都是些“航”“黄”的老主顾。

    “娘娘”的面前,膜拜的差不多都是妇女,她们唯一的欲望,便是得孙子抱娃子,或者为她们的子孙祈祷康健,长生!至于男性的,就比较的少了,纵有的,也是为了特别的原因,不然,便是有“绝后”希望的可怜虫。

    再往后走,第二层殿是“大帝”夫妇的寝宫,没有什么可记,最后一排房,是喜神殿,和文昌殿。文昌殿里有一座铜骡子,被人摸得非常的光亮,尤其是某一部分。据老年人说,人体那处有疾病,摸一摸铜骡,便可立消沉疴,如果是这样,那么……。

    西跨院驻有某军兵士,但为了“月下老人”在此,并没有阻止游人,这里的“香火”,向来很“旺”!不过在烧香的人,如果是上了“几把”年纪,到还没有什么,只有年轻的,真有些怪难为情,跪不下去!此处也有一些神话,据说久旷的男女,从“月下老人处借两条红线——但需旁人代借——不使本人知道,在除夕的夜间,偷偷系在门框上,叫他不自知的弄断,在次一年中,绝对可以找到“对象”。并且,据说也很灵验,作者只知道,本人也是在弄断红线以后,才配上了一个“她”的!灵么?天知道!只是已虚度了半百又二分之一!

“九天宫”位于东岳庙之东路北,破坏不堪,仅存者,大殿以外,雷公闪母而已。殿甚高敞,屋顶和四周,雕刻着无数木质神像,立在云端,十足的表现东方固有的艺术,这样任它朽掉,着实可惜!可惜而已!虽然院里住着些贩烂纸的和“粪贩”,臭气冲天,但是,仍然有许多外国人慕名来参观,他们宁不顾“卫生”!为了什么?“有心人”!?

    “十八狱”,庙名“敕建慈尊护国寺”,院落甚狭小,共分两进,前层为“慈尊”——观音?后进为“森罗宝殿”,和所谓十八层地狱,下油锅,上刀山,倒点人油蜡………应有尽有!满塑着奇形怪态的“鬼”像,看了的确使人肃然起敬!不敢再做那“刨绝户坟”“踹寡妇门”的恶勾当了!古人以神道佐法律之不及,一片婆心,岂可厚非?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逛东岳庙不如白云观,因为白云观里有临时的茶棚,和庙外有固定的茶馆,游人兴阑时,可以坐下来润润燥口,并歇一歇腿,虽小小的被敲个竹杠。但是,合计起来,还不算吃亏!在东岳庙里,除掉一些卖儿童玩具及妇女用品的外,便是一群“跑江湖”的“生意家”。只有朝阳市场里的“豆汁”,是唯一的饮料,提起了朝阳市场的两家豆汁棚子,非常出名,因为它们是用驰名故都的“四腿井”豆浆熬成的,味儿酸甜,恰到好处。不但是逛东岳庙归来的人们想来畅饮一下,就是闲坐在城里的“豆汁腿”(注),也往往跑出城去“专诚拜饮”呢!关于“豆汁”,已有人详述,兹略掉。

    【注】豆汁腿——为北平人赠与嗜此物者之雅号,与“窝头脑袋”并称!秋子谨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