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
上元节的故都
明代的上元节
灯节瞬将届 慢话宫灯业
灯节谈灯
戒再斋漫墨——灯节漫记
上元节在清代
四十年前北京灯节
灯节后热烈接姑奶奶
上元节
北京的上元佳节
元宵趣事
 
腊八
点缀腊八家家煮粥忙
从腊八粥谈到粥铺
清宫之腊八粥
腊八粥
腊八除祟
腊八粥怎样做
泡腊八醋今天开始
剩余粥果怎样处理
寿膳房之腊八粥厥名“炒粥”
腊八粥的传说
 
小年
掸尘扫除传说
灶神传说
糖瓜祭灶
关于祭灶种种
祭灶
 
春节
老北京的春节
春节已近 年货掩不住萧条
点缀春节的买卖
从钱鬼子谈到杂拌
厂甸春节与儿童玩具
春节东郊巡礼
旧商人春节生活淡写
清宫元旦
谈谈春节前后各业
春节后之市况
 
除夕
燕京除夕
故都风俗志:从除夕到上元
嘉庆年间春节之“隆庆舞”
东安市场的大年夜
除夕在北京
清宫除夕述闻
除夕赏赐“王哈番”

 

春节

[题名]从钱鬼子谈到杂拌

[作者]秋子

[出处] 北平晨报

[出版时间] 193522

[正文]

    腊八粥的滋味还没有忘得干净,街上“书春”的条儿,已经贴了出来,提起了“春联”这个勾当,却也是“好汉子不干,赖汉子干不了”的!固然,有的是些“名士”来无“目的”的随便消遣,但是,大多数是曾经“读圣贤书,达周公礼”的文人雅士,耻于“拉洋车,卖白薯”,藉此解决面包问题而已。记得两年前,作者还同了一个同学,摆了一次对子摊,也曾在朔风凛冽的街头,大挥其“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结果,赚了不到两块钱,拿去听了一次广和楼,这种苦乐不均的把戏,到现在还感觉有相当的兴趣,只是再没有勇气去干一回!

    在北平,其实也不限于“北平”,无论是“节”或“年”将到的时候,一些钱鬼子——“钱商”便大肆活动,有钱的人,花钱是以“银”为本位,谈不到“吃亏”二字,只苦了穷人,铜元的行市,半日之间,便有绝大的变动,这原来是铸定了的刻版文章,主管的机关,既不是在“节”年”以前临时产生,满可以老早便刷出张告示来,严禁奸商操纵金融才对!也可显得“关心民瘼”!偏偏要在老百姓叫苦连天之后。始款款的下了一道命令!其中的奥妙。谁能知道!这且不言,在这“钱盘”紊乱,忙杀“钱鬼子”的年关前夕,还有一种商人,也是同样的忙得不可开交,即“饽饽铺”是也,因为在北平的风俗,过年时间,首先要祭神,祭神的供品,即是所谓“蜜供”为大宗,“蜜供”为北平的特产。制法以面制成方形条儿,用油炸过,再拌以上好的白蜜,然后堆做搭形,或方或圆,普通尺寸小的做圆形,较大的为方形,最近两年,更有的别出心才,做成亭子状的,其实并不一定美观!买的时候论“堂”,一“堂”为“五碗”,惟供“灶神”者是三碗,普通称做“灶王供”。

    “蜜供”以大教铺子所做的较好,吃到嘴里又甜又酥,虽有多量的“蜜”,并不黏牙,并且屋中温度怎样高,蜜也可以不化,因此,做蜜供也得讲”“字号”,若是普通小饽饽铺所卖的,因为不肯用上等的“蜂蜜”,或清真教铺子用香油炸的,便没有这些特别的味道了!在北平里拿钱现买蜜供的很少,差不多都是“打供会”,打供会的法子,是由铺子印成一种票子,上面注明十个月份,譬如我们所“打”的“供”,价值三元二角,那么便可每个月送到铺子三角钱,他们便把你所定的“供”的大,小,方,圆,数目,写明票上,然后在第一个月份上盖一个戳记,从三月起至十二月止,共十个月,付十次款,纯为储蓄的性质,在买主可以免掉年关时拿出整笔的款子,在铺子也可拿来做“本”,实为两有裨益!除夕的前数日,铺子里便派人把“供”送到家里来,不过是要开些脚钱的。数目的多寡,恒注明于票面上,假使你自己到铺子去取,便可省掉这笔钱。其他,如“红白月饼”“面鲜”——即以面做成各种果子形状,亦可按月“上会”。在老年间,最讲究崇文门外药王庙裕顺斋的蜜供最好,近些年来,也许因为生意太好的缘故,做得愈来愈坏了!并且伙友神气十足,在他那里打供会,向来是要自己去取,当你把票儿交给他们以后,经过一个相当的时间,才由小伙计把“供”搬了出来,放在你面前,还得你自己用包袱兜好,然后拿走,月饼呢,在院子的大案子上,放着许多的包儿,上面写明种类,重量,取时到还方便,虽然这样,在取供的时候,院子里和柜台外,总是熙熙攘攘,拥挤着许多人,这也是“裕顺斋”三个字已深映入一般人的头脑中的缘故!

    除去蜜供月饼以外,羊肉,馒首亦可打会,羊肉论“斤”,馒首论“个”,也是打十个月,在年前交货,不过,概括言之,“打”的东西,总不如现钱买的好,因为“买”可以任意选择,普通铺子都不肯多预备货色,有时我们有钱临时买不到东西,所以,便不得不预先“打”起来。

    此外,还有一种铺子也渐渐忙起来,即干果店。“腊八”前的粥果,和“腊八”后的“杂拌”,都是应时的物品,“杂拌”即将各种干果如花生,瓜子,榛子,栗子,苹果干,桃干……等蜜饯果脯,如杏脯,桃脯,蜜枣等,糖馔干果如花生等掺在一起,按斤出售,亦分“粗”“细”,即“高”“普通”“次”三种,其实,区别只在蜜饯果脯多少而已。在年前拿来馈送亲友家的小孩子,却是无上的妙品!

    回忆去年,芳邻大炮的攻击,才暂时歇了下来,故都的春节,便过得非常起劲,今年呢,总可以说见海晏河情的“头儿”了,大家如果不是傻子的话,虽然穷了些,也无妨来“普天同乐”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