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
上元节的故都
明代的上元节
灯节瞬将届 慢话宫灯业
灯节谈灯
戒再斋漫墨——灯节漫记
上元节在清代
四十年前北京灯节
灯节后热烈接姑奶奶
上元节
北京的上元佳节
元宵趣事
 
腊八
点缀腊八家家煮粥忙
从腊八粥谈到粥铺
清宫之腊八粥
腊八粥
腊八除祟
腊八粥怎样做
泡腊八醋今天开始
剩余粥果怎样处理
寿膳房之腊八粥厥名“炒粥”
腊八粥的传说
 
小年
掸尘扫除传说
灶神传说
糖瓜祭灶
关于祭灶种种
祭灶
 
春节
老北京的春节
春节已近 年货掩不住萧条
点缀春节的买卖
从钱鬼子谈到杂拌
厂甸春节与儿童玩具
春节东郊巡礼
旧商人春节生活淡写
清宫元旦
谈谈春节前后各业
春节后之市况
 
除夕
燕京除夕
故都风俗志:从除夕到上元
嘉庆年间春节之“隆庆舞”
东安市场的大年夜
除夕在北京
清宫除夕述闻
除夕赏赐“王哈番”

 

元宵节

[题名]灯节瞬将届  漫话宫灯业

[作者]

[出处] 华北日报

[出版时间] 1948218

[正文]

    历为帝都的北平,传统的历史背景使若干种手工艺应运而生,如地毯,景泰蓝,雕漆,仿造古玩与宫灯等艺咸是,且率为历代遗留之绝技,工师相守之秘传。然终因渠等之抱钱守阙,故虽多历年所,亦几有日趋頺废之势;尤其际此狼烟遍地,经济动荡之局面下,手工艺一如其他之工商业,频遭窒息,非赖“输血”不能活命之地步。

    顾名思义,宫灯亦为帝制时代,内廷供奉之一种。政体鼎革,虽使其失却原有之估价,当因其亦为外国人猎奇目标之一,部分外销,与广泛的流传民间,故经营此业者亦曾繁荣一时,北平廊房头条在到过北平的外国人口里,是称作“灯巷”(Lampstreet)的,其享名之盛,可见一斑。就是宫灯业的从业员,也辄於外国人的称誉为慰而沾沾自喜。

    廊房头条的灯铺,在民国十一,十二年之间,达十二三家之多,是为其全盛时期。但屡经时代的变革,不能适应生存环境的已逐被淘汰,如今只余华美斋,文盛斋,和文华阁三家。那昙花一现的繁荣,非仅宫灯业的同业不胜今昔之叹,即其他手工业者,亦不无兔死狐悲,引为自身的警惕。在最盛时期,每一宫灯铺辄设有三两个“作坊”,经常的有着百余位绘图与制作灯架的工匠在工作,如今大部的灯铺既已歇业,这般匠人也只有相率转业了。民国三十四年抗战胜利之后,随着大量美国人的涌入北平,曾带给他们一线转机;而今,他们仍然把一种飘渺的希望,寄托在普天升平,产品大量外销,或是另一个奇迹出现,美国人卷土重来,把自己的生存,建立在一个仰赖外人的意念之上,这正足以说明今日中国手工艺者的悲哀。

    宫灯的价格,限制了宫灯在北平,以至国内的销路,一只较大型的硬木宫灯,时价已在三百万,就是一只小方斗灯,也须要付出二十万的代价,因此宫灯业日趋衰落的归结,并非人们爱好它的程度有所减退,而是由于社会购买力普遍低落。宫灯业的命脉,既不可能系於单纯的宫灯的产销,便不得不兼制一部同类的制品。除去在旧历年的时候,制造一部分玩具灯(如龟灯,猴灯,龙睛灯)以吸引儿童顾客之外,平日则以绢制绘画的灯罩为主。此外为投外人所好,也兼作绢人,画片,跟棹面陈饰,大都精致可爱。

    上元节近,正应该是宫灯业的营业旺季,但是外在的不景气,似乎一无理由足以使宫灯业的老板们眉开眼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