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
上元节的故都
明代的上元节
灯节瞬将届 慢话宫灯业
灯节谈灯
戒再斋漫墨——灯节漫记
上元节在清代
四十年前北京灯节
灯节后热烈接姑奶奶
上元节
北京的上元佳节
元宵趣事
 
腊八
点缀腊八家家煮粥忙
从腊八粥谈到粥铺
清宫之腊八粥
腊八粥
腊八除祟
腊八粥怎样做
泡腊八醋今天开始
剩余粥果怎样处理
寿膳房之腊八粥厥名“炒粥”
腊八粥的传说
 
小年
掸尘扫除传说
灶神传说
糖瓜祭灶
关于祭灶种种
祭灶
 
春节
老北京的春节
春节已近 年货掩不住萧条
点缀春节的买卖
从钱鬼子谈到杂拌
厂甸春节与儿童玩具
春节东郊巡礼
旧商人春节生活淡写
清宫元旦
谈谈春节前后各业
春节后之市况
 
除夕
燕京除夕
故都风俗志:从除夕到上元
嘉庆年间春节之“隆庆舞”
东安市场的大年夜
除夕在北京
清宫除夕述闻
除夕赏赐“王哈番”

 

春节

[题名]点缀春节的买卖

[作者]老祺

[出处]北平晨报

[出版时间]

[正文]

年对  灯笼  糖瓜   

    新年到了,处处要点缀,事事取吉祥,任何都要焕然一新,红红绿绿,充满了世界,社会家庭,大家欢呼起来「恭贺新禧」!

    圣诞节已过,阳历年已过,古老的北平,除了一般新的人物,欧化的人物,学生………来庆祝,好像仍然催不动这——北京Native——,他们若心无其事的稳度残冬,不知何所谓——圣诞节,洋鬼子年——,可是,他们已经知道了,今天已经是冬月十五,十六,十七……一天一天的挨过去,一瞬儿就是自己照例要过的旧历年,这时,商与民似乎不约而同的都开始筹备起来,一起忙碌的景象,倒也可观。真如「爆竹声中辞旧岁,家家共贺太平年」的一派丰年乐,他们已经把国家的隐患,自己的生存,忘得干净了,只知道「过新年,过新年」!  

    同时,有几种投机的生意,什么卖年对,灯笼,祭灶的糖……都应合人们的需要,尽量的供给,虽属临时投机生意,也颇赚钱,如果有余剩的货品,封存起来,次年再卖。

年对

    虽然是一种要钱的生意,也算是一半生意而一半消遣,这是什么原故呢?因为营此业者,都是文人,学生,也有阔家公子……自要能把字写得成个,就可以了,不是不若冯公度,江凤清……的好法,就不能换出钱来。这一些老板可分晰如下:第一,是学生正在寒假期内,无事可做,正可藉以消遣,只要不赔墨钱纸钱,于愿已足。第二,一般无聊文人,生计窘迫,大可藉着新年,摆设年对摊,多少赚几个钱,分配少许支付。第三,富室子弟,有勇气而好弄自己文艺者,在街市万目观众之下,伸笔就书,所谓兴之所至,至于赚钱与否,则无关系,自己赔钱,也不顾惜。第四,是一些有闲阶级的青年,赚来钱,用于零花。总之,以中年以下的人为最多,虽然也有不少的干思于思的老翁,也就因为自己生活的状况,为生计所驱使,不得不在这暮岁寒天,谋一些零用了。

    摊址,以北平夙称热闹的——东四,西单,鼓楼前——及各庙会的临街,花市,凡各繁闹街市,无不有他们的踪迹。墙上贴了一张有书本大小的红纸,上写两个大字「书春」,下面并附带几个小字「借纸学书,有纸早送」等字,营业时间,差不多都在早饭已过,晚饭未到的时候,墙上挂满了鲜红的纸,堆上了黑黑的字,纸张的大,小,长,短不等,字是颜,柳,欧,赵,真,草,隶,篆,浑厚,苍老,清秀也不同,举目看来,倒也好看。

    每一个摊,断不能一人,至少亦须二人以上,因为他们是合伙的性质,常常听见他们互相谈着,什么昨天晚上程砚秋的骂殿如何咧?什么今天晚上真光是什么片子咧?这一类不能出于买卖人口中,而处于他们口中的话,由此观之,卖年对联的老板,也优于一切呢。

    买主以乡村人及中下户老年人为多,他们不以字的优劣为选择,自要纸红墨黑,字迹清楚就满意,买年对讲买全份,全份者何?灶王对一付,门对一付也,灶王对可分「对联一付」「横披一个」「斗方一个」,门对也分这几种,此外有「小立条」「春条」……这都是附属之件,纸料是采用纸店所售的「南红纸」,至于像「珍珠笺」等一类上等的纸张,则用不起也,买全份,若按现在来论,须在二角钱左右,单条也可以卖,购者随便。

    离春节只有三五天了,同时,年对摊的买卖,一天冷落一天,各位老板,也收拾起来,结束他们的生意,总计起来,也有赔的,也有赚的,赔的至多不过二三元之谱,赚的也有多至十二三元的,新年的零用,也算够了。 

灯笼

    卖新年纸灯笼的,虽然也是生意,但比较卖对子摆摊的身分,就差多了。因为这些人以小贩来论,可以称他们为真正的生意人,他们多一半学过裱糊匠手艺,其余也有年年作此买卖者,因为他们对于糊灯笼,已有很大的经验了。冥衣铺也制出很多,批发给一些整趸零售的小贩。

    关于制新年的灯笼,以纸的为最普遍了,不求特别精致,十分明亮,只要华饰,吉祥,愈大红大绿愈好,投儿童心理所好也。至于纱灯,也有很多的销路,那就「贵族化」了。

    纸的灯笼,可分「走马灯」「羊灯」「气死风灯」「提灯」……数种,其中以走马灯,最博儿童欢迎。灯方形,外面剪彩纸如楼阁窗壁,中留一门,内中有纸剪人物,循环往来,状如走马,尤以戏出同各种游戏的纸人,头部和手脚,都能转动,手中的刀枪玩具,也舞耍自如,儿童看之,最为神往。「羊灯」状如羊,外面用白粉连纸,剪成碎纸如毛,粘在纸羊身上,羊的腹内置洋蜡,羊头则是活动的,经烛力的催动,就频频点头。也很有趣。至于「气死风灯」,不能自己有活动部分,乃提举之灯也。

    制灯的手艺,不在如何玄妙,只要样子新奇,就可比他人多卖线。家中妇女也参加工作,然后担到热闹街市去卖,这种临时生意,他的寿命,可以延长到次年正月十五日——灯节——,再不能继续了。

 

糖瓜

卖糖瓜的生意,时间尤短,至多只能五六日,至少亦三两日,再不能多。腊月二十三日的晚上,是他们营业停止期。

    故都的风俗,在腊月二十三日的晚上,是灶王升天的日期,除夕日再公毕返回,这几天是谒见玉帝,把社会的善恶,家庭的情形,详细报告,所以家家在二十三日的晚上,买些关东糖,糖瓜上供,所为「糖质很黏,糊上灶王的嘴,只求好事多说,不好事少说。」这种无稽的迷信,故都人士,信仰者占十之八九,老年人崇拜尤力,所以一些糖贩,趁此机会,也大利其市。

    这些糖摊,以糖房摆设的最多,有的在糖房门口,有的在街上,吆喝大卖起来,其余小摊子的货品,差不多全是由糖房趸来的,也颇获利。

    这种临时的糖类,只有二种「关东糖」「糖瓜」,其余再附带些「南糖」,关东糖及糖瓜,都是用「糖它子」,即是糖行所名的「白货」熬成,切成长方块的是「关东糖」,熬后俟稍凝,倒出,用手捣成长条,然后,再用线勒下一个个的球形,也有染上红颜色的,即可上市零卖。每块四五个铜元,按斤卖,也同普通糖类的行市差不许多。上供以后,家人分散去吃,质言之,糖瓜灶王决不能尝试一点,简直都敬奉于信士弟子了!?

    总观以上三种买卖,年年如是,毫无减色,其余应时当令的货品,还有许多,姑不并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