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
上元节的故都
明代的上元节
灯节瞬将届 慢话宫灯业
灯节谈灯
戒再斋漫墨——灯节漫记
上元节在清代
四十年前北京灯节
灯节后热烈接姑奶奶
上元节
北京的上元佳节
元宵趣事
 
腊八
点缀腊八家家煮粥忙
从腊八粥谈到粥铺
清宫之腊八粥
腊八粥
腊八除祟
腊八粥怎样做
泡腊八醋今天开始
剩余粥果怎样处理
寿膳房之腊八粥厥名“炒粥”
腊八粥的传说
 
小年
掸尘扫除传说
灶神传说
糖瓜祭灶
关于祭灶种种
祭灶
 
春节
老北京的春节
春节已近 年货掩不住萧条
点缀春节的买卖
从钱鬼子谈到杂拌
厂甸春节与儿童玩具
春节东郊巡礼
旧商人春节生活淡写
清宫元旦
谈谈春节前后各业
春节后之市况
 
除夕
燕京除夕
故都风俗志:从除夕到上元
嘉庆年间春节之“隆庆舞”
东安市场的大年夜
除夕在北京
清宫除夕述闻
除夕赏赐“王哈番”

 

小年

[题名]关于祭灶种种

[作者]

[出处] 新民报

[出版时间] 1947114

[正文]

    一、“灶王爷,本姓张,一碗凉水,三柱香”,这是人们一种流口辙式的谣传,亦可见灶王爷素日之清贫,每天所享受的,不过是一碗凉水三柱香而已。又据传说,灶王爷是封神榜里面的渑池县县长张奎,死后由姜子牙所封,故有灶王爷本姓张一说。

    在民间所祭祀的灶王,大约有两种,一是独身灶王,各铺户多供奉之,一是灶王夫妇二人,就是一般住户所供奉的一家之主。灶王爷平日享受的祭祀,不过是一碗凉水三柱香,惟独在腊月二十三这天晚间,祭祀特别丰富,除用香蜡阡张元宝黄钱外,并供关东糖糖瓜南糖等,祭祀完毕,将灶王像由龛上请下来,架在松柏枝芝麻秸上一焚,相传是日为灶王爷上天叩见玉皇的日子,将一年中某一家善恶之事,详细奏明,故此祭祀者在这一天,特别要拍灶王爷的马屁,以便好话多说,故此灶王龛上对联,有“上天言好事”字样。又因为作些恶事,瞒的了人,瞒不了神,故此在这天祭祀的时候,多有将糖瓜往灶火炉子口上抹糖的,相传是用糖抹炉子口,取意就是粘灶王爷的嘴,以免叩见玉皇时,嘴大舌长的,有一句说一句。

    在祭灶的时候,除去对於灶王供有关东糖外,并须供有草料虎皮豆等,据称是为灶王所乘骑之马供的,在昔时是日晚间,鞭炮之声彻夜不绝,今年每个“双响”,起码要三四百元, 恐怕今天晚间鞭炮之声,绝不像昔时所听到的声音。

    俗语说:“送信的腊八粥,要命的关东糖,救命的煮饽饽(饺子)”言其是一进腊月,到了初八喝腊八粥的时候,一般债台高垒的朋友们,就得极早想法子应付债主,到了祭灶吃关东糖,因为离年更近,要账的人,像要命是的催索,一到大年初一煮饽饽到嘴,这么难关算是闯过去种,故此有以上这么三句话。今天是吃关东糖的日子,一般有钱的富户,正在欢天喜地的,都忙合着过旧历年,以便藉题吃喝玩乐,一般债台高垒的贫苦同胞,也正在提心吊胆的来应付这个难关。

    二、今天是腊月的二十三日,在中国所有的地方,全都大同小异的举行这个惯例的祭灶王。

    祭灶王的来源,不悉始自何时,虽有史书可稽,但也是一种起始后的记载。

    祭灶王,按照神话来说,就是送灶神归天,直赴天庭,报告人间的一切善恶,回奏完了后,在除夕日的夜内再回到俗世凡尘来,这就所谓是接灶神。其仪式就笔者所知,述之於后:

    在腊月二十三日的晚上,把原有的灶神,供祀於一张八仙桌上,放着各种祭品:关东糖,糖瓜,南糖各一碟,为的是灶神上天后,回奏时,话语要甜一点儿,所谓「好话多说,坏话少言」者是也。草料一碟,净水一碗,为的是灶神所骑马饲料。松柏枝,是藉其冬夏长青之吉祥话儿,芝麻秸据说是灶神上天时所用之云梯。其余还有,香蜡纸马阡张元宝等。有的考究一些的人家,还供几碟素菜,以供灶神夫妇上天前,果腹之用。所有供品摆好后,由其家最年长之男子烧香叩首,俟所上之香焚烧约二寸许,即将松柏枝和芝麻秸,立成一交叉形, 再将所供之纸制祭品,置於其下,将香撤下,连同灶神完全焚化,净水及草料,泼於地上,至此,仪式完毕。

    礼成之后,合家人等,分食关东糖,糖瓜,南糖等供品。所谓:“心到神知,上供人吃”、“东厨司命主,人间降福神”就此结束。

    三、呼呼的北风中,传来一两声“松柏枝来芝麻秸!”的叫卖声,这是告诉你将要到“祭灶”的日子了。

    废历腊月廿三日下午,每家都准备着举行祭灶的仪式。这种仪式非常简单而隆重。现在我介绍一下“祭灶”。

    “男不拜月,(中秋节)女不祭灶。”这句谚语,在北平的人大概都知道的,举行祭灶的仪式的时间是在腊月廿三日的夜晚,所供的是一个灶王的神马,上印一白面长髯的灶君,下印一白马,左右有善恶两罐,神马之前,供什锦南糖,关东糖,糖瓜各一碟,火烧或烙饼一枚,草料一份,清茶三杯,香烛一对,仟张,黄钱,元宝各一份,高香一股,然后由家长燃香,全家依次叩首,待香烬时,将神马草料及钱粮等,放入钱粮盆焚化,钱粮盆上有事前预备之松柏枝,芝麻秸,亦同时焚化。然后放入关东糖一块,同时各炉灶中亦放少许关东糖,(因灶君上天,回奏人间各事,应好言多说坏话不说,故用糖将灶君的坏言粘住,或将恶罐封住。此种传言,良可笑也。)并大放鞭炮,然后阖家围炉,共品清茶,同吃南糖,其乐融融,此隆重之仪式乃终。

    四、腊月二十三日,为民间祭灶之典,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兹将老北京祭灶之仪,略述如下:

    供鬼神以牲醴,而佛天忌血食,祀“灶王爷”却以糖为主。糖瓜南糖关东糖各一碟,左右亦须供黄白年糕“坨儿”各五块,馒首两盘,以取“年年高”之意。“供桌”之中,供枣栗柿饼一碗,以寓“早利市”之吉利,最奇怪的,便为“鲜豆腐”一块,余终不明其意之安在。另备净水一碗, 草料一碟,须放桌下,以饲“灶君”之神马。但老北京之旧谚:“男不拜月,女不祭灶”,故祭灶举香最忌妇人,亦有全家祭灶,不可祭在外面之例,故非得待全家团聚之际,(他乡作客,不在此限)。方烛爇香烧,钟鸣声响,一家之人,拜於辛苦一年之灶君面前。同时亦得备“松柏枝”、“芝麻秸”于“钱粮盆”内,待残香已烬,则请灶君之驾继请“钱粮”,(包括黄钱,元宝,阡张,)然后置钱粮盆内,而“灶君”则青烟一缕,直入九天矣,但当焚烧之际,须以糖瓜少许放於炉口之内,正是要:“黏黏灶王爷的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