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
上元节的故都
明代的上元节
灯节瞬将届 慢话宫灯业
灯节谈灯
戒再斋漫墨——灯节漫记
上元节在清代
四十年前北京灯节
灯节后热烈接姑奶奶
上元节
北京的上元佳节
元宵趣事
 
腊八
点缀腊八家家煮粥忙
从腊八粥谈到粥铺
清宫之腊八粥
腊八粥
腊八除祟
腊八粥怎样做
泡腊八醋今天开始
剩余粥果怎样处理
寿膳房之腊八粥厥名“炒粥”
腊八粥的传说
 
小年
掸尘扫除传说
灶神传说
糖瓜祭灶
关于祭灶种种
祭灶
 
春节
老北京的春节
春节已近 年货掩不住萧条
点缀春节的买卖
从钱鬼子谈到杂拌
厂甸春节与儿童玩具
春节东郊巡礼
旧商人春节生活淡写
清宫元旦
谈谈春节前后各业
春节后之市况
 
除夕
燕京除夕
故都风俗志:从除夕到上元
嘉庆年间春节之“隆庆舞”
东安市场的大年夜
除夕在北京
清宫除夕述闻
除夕赏赐“王哈番”

 

元宵节

[题名]明代的上元节

[作者]非繁

[出处] 北平晨报

[出版时间] 193628

[正文]

    有明一代上元节的表示,最主要的是张灯,设鳌山,放烟火,其次有“赐百官元宵”之举,所以明朝时候,已经很普遍的称着上元节为“元宵节”。本来,上元张灯设鳌山放烟火之风,唐宋时代已见其萌端,而明代此风为尤盛。朱洪武既定天下,曾令百官庶民尽量的在上元之夜来赏灯,同时“大弛夜禁”五日,其后朝朝对之均有相当的重视。成祖实录载:“永乐十年元宵节,赐群臣宴,纵观鳌山三日。户部尚书夏原吉侍母来观,上闻之赐钞二百锭。”又载:“永乐十二年元宵节夜,上御午门观灯,宴群臣进诗,命翰林第高下,赐钞有差。”可见当时元宵节之热闹诚为天下太平之表现!孝宗弘治十三年时,工科给事中张文曾奏请罢上元烟火,其上孝宗之疏云:“近日太监李兴,有灯节烟火之请,伏蒙圣上参酌旧典,以三分为率,命减去分半,兴复奏止减一分,夫以李兴导欲献谀,为圣德累,而当国计者复不能一争之,臣不知其何以为心?况今年吴楚徐淮,巨浸滔天;山陕亢旱尤甚,军需百出,民力告竭,虏患虽宁,窥伺未已,加以云南思陆之为变,而广西猺獞之贻患,荆禁流民之啸聚,虽以江西腹里之地,而群盗白昼公行劫夺,万一一方有急,四面皆从其忧,盖有不可言者,岂可谓天下无事,而可以恣宴乐乎?臣请今次上元鳌山烟火及百官筵宴俱乞停免,以其费给军饷,使天下晓然知陛下心在忧民足国,而不在於崇侈纵欲,则人心安于内夷狄畏于外,百官象于朝。子孙法于后,是撙节于一身者甚微,而恩及于天下四方者甚大,窒过于一时者甚小,而培养于天下后世者甚远也!”此疏既上,孝宗不以为然,仍令减半成造。由这一篇请罢烟火鳌山的短疏,一方面可以知道这种度上元的方法——鳌山,烟火,在当时固为一般志者之所不满,同时可以反证出来当时烟火鳌山成造费用之巨。正德,嘉靖诸朝此风依就盛行,万历时(十三年)山东道御史丁此吕亦曾上疏请罢鳌山,奏疏中有谓:“宜撤鳌山之灯,止寿宫之阅,停磁器之制,节织造之工”等语,当时内监曾传:“元宵节乾清等宫设鳌山等灯,”礼科给事中王士性上言曰:“四方守臣所奏,洪水岁祲,营垒火光,灾异纷如,而慈宁又有此变(案“慈宁宫”于本年上元节前被焚)正宜修德消弭,安得复恣于乐?宜一切报罢!”神宗是之,由是本年度之上元停灯一次。总之,明代此风极盛,实驾宋代而上之。忆明人某有“西厂观烟火”诗云:“晚直郊原月未斜,升平乐事览繁华;九边鹿静平安火,上苑春催顷刻花!跋浪鱼龙烟似海,劈空雷电炮为车;归途尚有余光照,一路林峦映紫霞!”可略见当时上元之情况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