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平谷调

根据《中国曲艺志·北京卷》记载:19世纪末期,家居平谷南太务的民间艺人王宪章根据本土的乡音及民歌,并吸收了其他大鼓的音调逐渐形成一支新的曲艺品种,称为“平谷调”。在其120多年的传播的过程中,曾出现过“铁板大鼓”、“落腔调”、“乐亭大鼓”、“铁片大鼓 ”等称谓,根据唱法不同又有“小口平谷大鼓”,“大口平谷大鼓”之分。

“平谷调”在其漫长发展过程中,产生了两条传承线:一条是以平谷本土为主要演出区域的乡土线,“平谷调”在本土传承发展的代表人物是蔡连元。另一条是以北京、天津、沈阳等城市为主要演唱区域的城市线,传承发展的代表人物是王宪章的关门弟子王佩臣。

平谷调唱腔为板腔体结构,每六句、八句、十句等为一番(段),每番中加长过门。有〔起板〕、〔快板〕、〔紧板〕、〔柳子板〕等板式。唱词以七字句为基本句式,间有八字、十字句等句式。伴奏乐器为三弦。演唱时或自弹自唱;或自击鼓、板(金属片),由另一人弹弦伴奏。

早期的“平谷调”结构较为简单,是一板一眼的2/4拍,每句都在弱位(后半拍)起唱,曲式为“上下句”和“四句头”结构,一般采用“四句头”作为〔起板〕,然后用“上下句”无限反复,表述鼓曲中心内容。每段为“一番”,每番结束时加有一个小拖腔表示收束。唱腔为徵调式,第一句落徵音,第二句也落徵音(或商音),第三句落宫音(或羽音),第四句落徵音,是一个无限循环的板腔体结构。

“平谷调”发展到了王佩臣“铁片大鼓”,结构被扩充了一倍,改成一板三眼的4/4拍,每个乐句都在一眼起唱(头眼)。在旋律形态方向,采用平谷本土“落腔调”,和“哭腔”的特点,乐句都呈旋律下行形态,产生了一种悲切切、酸溜溜的感觉。因此被观众称为“醋溜大鼓”,王佩臣也被大家戏称为“醋溜鼓王”。在演唱中,王佩臣又创造了掏板,闪板,垛板等节奏和大跳音,大滑音等旋律装饰,使“平谷调’艺术得到了广大人民的推崇和喜爱。

“平谷调”传承至今,从艺之人日渐稀少,几近失传。值得欣慰的是,北京曲艺团的青年演员王淑玲将“平谷调”这一鼓书艺术完整地传承了下来,成为“平谷调”的第四代传人。

“平谷调”自创立后,历经百余年,诞生于乡间,兴盛于都市。鼓书艺人通过演唱鼓书曲目,将历史、天文、地理等知识传播于乡间,由于它的群众性和普及性,在平谷曾起到过教科书的作用,具有很强的社会价值。

辗转流传百余年的“平谷调”影响深远,波及北京、天津、辽宁等地,具有宝贵的历史价值。它支派众多,色彩缤纷,散发着独特的艺术气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