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州运河船工号子

通州运河船工号子,是指通州到天津段运河(即北运河)的船工号子。它是运河船工为统一劳动步调,增加劳动兴趣,提高劳动效率而创作的民歌品种,它与漕运船工的劳作紧相伴随。

船号种类繁多,目前已知的船号大致可分为起锚号、揽头冲船号、摇橹号、出仓号(装仓号同)、立桅号、跑篷号、闯滩号、拉纤号、搅关号、闲号等十种。

通州运河船工号子独有的风格特点可概括为“水稳号儿不急,词儿带通州味儿,北曲儿含南腔儿,闲号儿独一份儿”。

1.水稳号儿不急

运河经过之地皆为平原,水势平稳和缓,所以船号也有和它一样的特点——平稳、优美、抒情如歌,而绝无紧张激烈的节奏,这是区别其于他船号的独特之处。

2.词儿带通州味儿

运河船号的唱词京味儿、通州味儿特别浓,主要体现在唱词多用儿话字(如:三儿,日儿吧,人儿,鞋儿等)和具有通州地方特点的衬字、衬词(如:四儿搭四儿的、一了个的、来溜等),散发着北京民歌中的京味和乡土气息,再加上通州人特有的通俗易懂、幽默风趣的表达方式(如:称媳妇为“做饭的人”、称男人为“一百多斤儿”、用“苇子开花”代表的季节表示劳动结束等),使它更富有通州风采。

3.北调儿含南腔儿

运河号子含有南方民歌音调,尤其在悠长、速度较慢的曲调中表现更为明显,这一特点与漕运有关。漕运使南北文化互相融合撞击,形成了灿烂的运河文化,运河号子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可以说,运河号子是南北文化交流的例证。

4.闲号儿独一份儿

运河号子不为劳动而唱的称为“闲号”,这种现象在河号中是极为罕见的。闲号是在船将到码头或干完活后,喊号者为引来岸边人们的呼应而唱的号子。唱的多是使别人愉悦、自己开心的内容。

运河船工号子是鲜活的历史记忆,经过几百年的传承至今仍有传人。它是历史和劳动人民为我们留下的一个珍贵的民歌品种,是运河文化和北京文化标志性的重要文化符号之一。运河船工号子可用作历史研究、创作借鉴、观摩欣赏,还可和相关人文古迹共同发挥作用,流传历史,传播信息。

运河船工号子的渊源只能根据船号演唱者的回忆追溯到清道光年间,它以家庭、师徒、互学的方式传承。虽然经过相关工作人员的努力,在运河通州段由南至北沿河逐村查访,先后共搜集、整理出22首运河船工号子(其中14首进入《中国民歌集成·北京卷》),但由于运河船工号子已失去存在依托,人们对它已不再关注和重视,如今通州运河船工号子的传人只剩通州永顺镇盐滩村74岁的赵庆福一人,运河号子将成为千古绝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