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大兴诗赋弦

申报地区或单位:大兴区文化馆

诗赋弦”是目前仅存于北京市大兴区的一个地方民间小戏剧种。诗赋弦创始于1880年(清光绪六年),至今已有120多年的历史。在一个多世纪的历史进程中,诗赋弦曾经产生了上百个剧目,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唱腔和表演体系,以它独特的地方民间特色,曾在北京的大兴、房山,河北省的固安、涿州等地产生广泛影响,深受当地百姓欢迎。随着时间的推移,诗赋弦从创始到兴盛,由兴盛继而衰落,展现了它坎坷的身世。诗赋弦作为民间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独特的审美、认知和历史价值。

据《中国戏曲音乐集成·河北卷》记载:诗赋弦源于京畿地区民间流行的说唱形式——十不闲(或曰什不闲)。十不闲原是一种锣鼓击节的坐唱形式。远在清中叶,十不闲即已十分流行。

据《大兴县志》、《固安文史选编》记载,诗赋弦的创始人为朱广达和贾万全,开山剧目为《老西儿换》。《中国戏曲志·河北卷》记载:清光绪初年,直隶宛平县朱家务村(今大兴区榆垡镇朱家务村)曲艺艺人贾万全和张家务(今大兴区榆垡镇张家务村)落第书生朱广达,两人喜好戏曲,为抵制社会盛行之“五毒”(吃、喝、嫖、赌、抽),集资购买了服装道具,编写剧本,改“十不闲”清音坐唱形式为戏曲表演形式,吸收民歌演唱曲调并正式命名为“诗赋闲”,在朱家务村成立“诗赋闲同乐会”。

朱家务村诗赋弦同乐会成立后除在本村演出外,还能到周围的村庄、庙会上演出。民国10年(1921),朱广达、贾万全曾率官庄和西胡林联合组成的诗赋闲戏班到天津的“天华景”和北京的天桥小戏园做试探性演出。在《老西儿换》之后,只几年工夫,朱贾二人就创编(包括改编) 了十几出戏,包括《当琴》、《秃子换》、《双全扫雪》、《苏洛元》、《告金扇》等。至此,诗赋弦小戏剧种正式形成。

诗赋弦表现的内容,从始创时期开始,就深受民间说唱文学的影响,因而具有明显的独特的艺术特色,主要包括:一喜剧性,善于运用喜剧和闹剧的形式,对人物进行夸张,嘻笑怒骂,讽刺挖苦,在剧本中非常普遍。二传奇性,剧本戏剧效果突出,讲究内容的传奇性,注重悬念,剧情曲折,起伏跌宕,出奇制胜。三灵活性,剧本结构灵活,没有明显场次,表演时上下场自由,甚至有些唱词、道白可以省去,应当唱十三联的可以唱十联,甚至减唱更多。四地方性,因诗赋弦的剧作者都是京南(包括固安、涿县)一带的民间作家,所以念白和唱词都大量地使用了地区方言,易于上口,通俗易懂。

诗赋弦的前身是在京郊地区广泛流传的“十不闲莲花落”。在音乐上,目前在唱腔上还保留着明显的“十不闲莲花落”的痕迹,又多有民间杂曲小调的成分包含其中,既区别于传统的曲艺形式,又区别于其它戏剧剧种的唱腔体系,具有独特的音乐特色;在表演上,没有固定程式,男女不分腔不分调,唱腔独特,不分场次不分幕。诗赋弦小戏剧种,总体保留了由民间杂曲小唱向戏剧过渡的演变过程的风貌,原始状态特色突出,是研究曲艺、戏曲及其演变过程的活化石,具有重要的研究、认知价值。

诗赋弦同乐会,或称诗赋弦会戏,现称诗赋弦剧团均为民间自发组织,没有固定经费,没有外界介入;传承以亲属、邻居为纽带,没有仪式自然而然;演职人员一专多能,有些人甚至能任意替补演员、乐师;每逢农闲季节,人们凑在场院内演唱,自演自乐,或哪家有红白喜事助兴演出,或在节日里演出营造喜庆气氛。另外,由于诗赋弦自创始之初开始,剧作家就均为当地人士,熟悉当地生活及语言,使用了大量的土语和地方方言。诗赋弦剧目内容贴近生活,地方特色突出,剧目内容多系奇闻轶事、民间传说。总之,在诗赋弦剧团活动的整个过程中,在所有表演的内容中,都充满地方民间文化底蕴,包含了众多的地方民俗色彩,具有重要的民俗研究价值。